長江商報消息 □張恆
  《Vista看天下》雜誌編輯,評論人。
  25日的英國《每日郵報》上,一名白衣護士在手術中的自拍照被列入“全球最愚蠢的自拍”。而在中國,人們為西安鳳城醫院的手術室自拍糾結了一周時間。
  支持者認為要理解醫生“歷時7小時大手術成功後的如釋重負”,以及“對服役10年的老手術室即將搬遷惜別之情”。而批評者則認為這是一場有違職業倫理的“秀”。 但這位病人介紹,自己在手術臺上答應了醫生拍照的要求,覺得並無不妥,還打算給醫生們送面錦旗。
  觀察了整個劇情的反轉之後,《新京報》刊登評論反思:“在事件沒有完整呈現時,急於發聲,於人於己都是不負責任的表現。”《北京青年報》則表達了遺憾:“如果醫者能夠想到門外焦急痛苦的家人,恐怕也不會有手術台前的自拍;如果大家能夠體諒醫者搶救生命的艱難,也就能夠理解那份成功的喜悅。可遺憾的是,醫者繼續任性,公眾固守成見。”於是,在《人民日報》看來,醫患關係繼續被撕裂。這家中國最重要的機關報呼籲:“別讓社會信任被不良情緒淹沒,這不僅是彌合隔閡的前提,也是重建信心的必要。”
  可信任不能建立在流沙之上,必須要有更嚴格的專業操守。知名醫生於鶯說:“手術未結束,拍照片的手就搭在了還在臺上的醫生肩膀上……不管是多麼驕傲的拯救,當事方就是錯了。”
  根據條文規定來判斷對錯很簡單,但現實中,因為牽涉了人的情感,事情也變得複雜起來。如“格列衛”抗癌“假藥”風波:患有慢粒白血病的陸勇幫病友代購印度產的“格列衛”,湖南省沅江市檢察院認為他涉嫌銷售假藥,於是將其逮捕、起訴,而購買了“假藥”的人們,則紛紛發聲為他鳴不平。
  檢察院的依據是明文規定,這種藥品沒有得到審批,而為陸勇求情的病患則是出於藥品的實際效果:與瑞士原產的“格列衛”療效一致,但價格卻不足後者的百分之一。法與情之間,發生了巨大衝突。
  巨大的差別源於“專利強制許可”制度:在特殊情況下(如危害公共健康、妨礙國家利益等),可以不經專利權人的同意,由政府授予、許可其他企業“仿製”某些專利藥物。印度由此成為仿製藥大戶、“世界藥房”。中國的專利法中也有相關條文,但這條法律卻從未啟動。甚至由於中國醫療市場的種種問題,同樣的藥物價格比發達國家還要昂貴。
  上周,人們還在關註“世界最貴的收費公路”。交通運輸部披露“收費公路虧了661億元”,而知情人士透露,交通部醞釀修改法規,為延長公路收費提供法律依據。新華社的記者坐不住了,怒批中國的高速公路收費年限“就像橡皮筋”。《光明日報》則適時想起審計署的報告——全國高速公路收費大量被閑置,還存在挪用和“養人”問題。《東方早報》則劍指另一個根本性的問題:我們需要那麼多高速公路嗎?這份上海的政經類報紙給出了自己的答案:“嚴格意義上說,高速公路是一種高品質服務,不屬於普遍公共服務範疇。打一個比方,‘村村通公路’是普遍公共服務,但‘村村修高速’就是資源浪費。”——但作者想必忽視了一個問題:一些地方,即便是村與村之間的道路,都是要收費的。  (原標題:情感複雜 收費昂貴)
創作者介紹

ad01adgt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