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“秋褲樓”到“馬桶蓋”,近年來,奇怪的建築不斷在各地涌現。一些貪大、媚洋、求怪的建築,看似是各個城市的“建築地標”,實則是權力之手干預設計的“權勢地標”。中國工程院院士程泰寧表示,這樣的建築,已經被異化成為一個滿足功利需要的超尺度裝置藝術,成為“欲望指南針”和“虛榮標誌”,以至於領導成了總規劃師,設計師淪為畫圖工具。(10月20日新華網)
  應該說,依領導個人喜好,隨意干預城鄉規劃的現象,不是一地獨有的現象,城鄉規劃儼然陷入了“規劃不如領導一句話”的怪圈。既浪費社會資源、勞民傷財,擠占民生投入;也打亂了城鄉總體規劃部署,導致城鄉規劃缺乏連續性、前瞻性,影響城市整體美觀;滋生了華而不實的“政績工程”與爛尾工程。
  近日,廣州市耗資8億元建成的陳家祠廣場,僅使用4年即因為城市建設需要“推倒重來”;重慶奉節縣華字塔和萬州區三峽明珠塔兩座爛尾塔倒掉了,就是幾個規劃短視病的現實縮影。
  雖然輿論對城鄉規劃朝令夕改,領導隨意干預規劃的問題詬病不斷。但是由於政績評價體制不完善,領導自封總規劃師,按照個人喜好與政績觀規劃城鄉建設的怪現象,也就無法得到根本改變。
  圖/朱慧卿 文/葉祝頤  (原標題:“規劃不如領導一句話”)
創作者介紹

ad01adgt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